颜骏凌:和徐指导现在是亲情 小学被教练"忽悠"当门将

2020-06-10 09:32:05 来源: 上观新闻

因疫情停摆的中国德甲视频直播,接连迎来好消息:中超联赛有望7月启动,亚冠或在9月重启,世预赛也将在10、11月连战四场。等待“足球回归”,上海上港、中国男足主力门将颜骏凌在接受解放日报·上观新闻专访时满心期待:“没比赛的日子有些难熬,相信很多球迷和我一样,都在等待赛事回归。”

这位球迷眼中的“高富帅”门将,接近100%出勤率背后,是每堂训练课的“早到晚退”;在他高接抵挡神勇扑救之前,是“报喜不报忧”的性格一度遭遇迷茫;他和“好兄弟”法甲集锦并肩作战,未来有机会也想去欧洲五大联赛闯荡一番;他对恩师徐根宝心存感激,却悄然发现“已从师徒变亲人”……

当门将,源自小学教练一句“忽悠”

记者:前几天,你们根宝弟子十多人去崇明,看望恩师。从10岁到岛上学球,到如今成为上港、国足的主力门将,如何看待这段和徐指导一起艰苦创业的岁月?

颜骏凌:我内心的第一反应,是幸运。根宝基地前后招了100多人,竞争十分激烈,我能冒出来站在现在位置,首先是幸运。第二反应,是感谢。徐指导虽然不亲自带门将,但对每一个队员都严格管理,是他给我们提供十分宝贵的锻炼平台。

16岁的小球员,如果没有徐导提供的中乙、中甲和中超锻炼平台,就没有我们的今天。我十分感谢徐导、感谢基地的培养,教练团队的风气很正。我从小到大,包括现在上港队,一直在一个很健康的环境里成长。小时候,我的家庭条件一般,如果是外面足球学校那种靠关系、靠送钱才能踢的玩法,我根本就踢不出来。上海最多有100多所足校,贵的每个月要收3000元,我们家就承受不起了。根宝基地只看球员好不好,每个月开始只收600元、后面800元,穷人家的孩子也能踢球。

记者:是不是太谦虚了?小颜你作为门将的身材优势摆在那里,教练不会视而不见……

颜骏凌:真话。小时候,我一直吃亏。根宝基地招生主要是1989/1990年龄段,对接全运会、奥运会。基地前后一共招了16个守门员,包括顾超、王俊等,还有现在的跨栏高手谢文骏,他们年龄都比我大,就我一个门将是是1991年的,最小。小时候,我差他们一两岁,在身高、力量、经验方面,真的差太多了。

刚进基地,我就很迷茫,根本比不过他们。要说我的优势,那就是我爸,他身材高大,教练都认为我将来肯定也能长很高,一直没放弃我。我爸的心态一直挺好,他觉得让我去崇明就是锻炼身体,不是非要踢职业、踢国家队,不过他也一度感觉,竞争的门将伙伴实在太多太强,他儿子想踢出来也挺难的。

记者:你家住长宁,印象里长宁好像没啥足球传统学校,当初怎么走上足球这条路?

颜骏凌:真的是喜欢。小时候,父母会在周末带我去外婆家,那里是华漕有弄堂的老房子。每次去我都很开心,因为小孩很多,放两个书包就开始在弄堂里踢足球了。当时我年纪小、个子小,表哥就命令我守门,对足球的兴趣就慢慢养形成。小学一年级,我比较调皮,其他男孩子打不过我就哭,老师经常还批评我。我就和妈妈说,我要和会踢球的孩子一起读书,一起踢球,一起玩。

二年级时,我就去普陀区真如三小读书了,那里足球是特色。当时我爸蛮辛苦的,每天早上开摩托车送我去学校,傍晚训练后再接我回家。那里煤渣场地球场,门将一场球扑下来,膝盖胳膊的皮要磨光,血都渗出来,队友们没人肯当门将。当时小学校队的教练忽悠我爸,“你那么高,儿子条件肯定好,当门将大有前途啊!”我爸和我就被一起忽悠进去了,门将位置一直踢到现在——回头看,这个教练好像也没错。

有默契,和崇明一期同场“对眼神”

记者:上港队这批队员,从小一起长大,一起拿到中乙、中甲和中超冠军,未来还有机会一起冲击世界杯。互相之间,是不是真有默契?

颜骏凌:确实有默契。有些事,只要我们对一个眼神,就足够。在国家队的比赛,如果我和中卫张琳芃搭档,一瞬间只要我们互相对个眼神,就明白对方在想什么。当他一对一防守对方前锋时,我会喊“右脚右脚”,他就知道“右脚”什么意思,就是放对方前锋的左脚做动作,但严密盯防他的右脚。这是长期一起踢球积累的默契。

如果我和其他国脚后卫搭档,赛前我们会交流沟通,对方前锋是什么特点,如果我喊“右脚”,就是后卫要尽量站在前锋的右侧,放左脚防右脚,不让他内切射门。不过,有时候比赛强度太大,后卫在无氧状态下会听不到我在喊什么,但像张琳芃等熟悉的后卫,就好很多。包括昨天训练,我还手抛球长传,助攻吕文君一个,真的就是眼神一对,什么都有了。

记者:2009年,上海东亚队在中甲冲超失败,网上有一个视频,球员在更衣室很失望,你都哭了。徐根宝作为教练批评说,“颜骏凌你哭什么哭,比赛还没结束呢!”回头看,是不是当时还太稚嫩?

颜骏凌:(笑)回头看这个视频,我觉得就是徐指导说的那样,水不到渠未成。我这个人比较相信命运,足球要顺其自然,当时十年磨一剑还缺一口气。其实,我们当时就是压力太大,都是19岁的小朋友,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、踢过这么重要的比赛?主场忽然全部坐满了,比赛还对全国直播,上半场还输着,压力太大了……回头看,这些都是积累,见证着我们每个人的成长。不管是失败还是成功,都是一种财富,这场比赛起码教会了我:再重大的比赛,也不能背上包袱,要调适好心理。

记者:现在看到徐指导,是不是还会想起自己更衣室流泪的镜头,有点压迫感?

颜骏凌:其实,徐导和我们之间,以前是师徒情分多一些,现在更多是一种亲情。过去我们回到崇明看望徐导,内心还有点害怕畏惧的心态,他威严的气场太强了。这次去,我们可以愉悦聊天,甚至开开玩笑,心里感觉徐指导就是慈祥的前辈。这,就是亲情了。

高富帅,也曾遭遇迷惘和无助

记者:不少球迷觉得,小颜是“高富帅”,足球生涯一帆风传,坐稳俱乐部和国足主力。我觉得也有波折,包括曾经要离开基地的“摆葱姜滩风波”,还有国足输0比6等。职业球员如何进行心理调整?

颜骏凌:其实,我从小就是“报喜不报忧”的性格,我和家人从来只说好消息,包括我展现在球迷、朋友面前,也都是正能量的一面,但我也有烦恼,只是都放在心里慢慢消化。好像是2007年,当时我16岁,这样一个画面还深深留在我脑海里:我躺在崇明基地的球场中央,看着蓝天,大脑放空,想给自己寻找一条出路,但依旧茫然无助。

那一年,我和武磊几个1991年的队员,一起代表上海打城运会,我是队长,踢得还可以。2008年,我和武磊一起入选国青集训队。回到基地后,教练组认为我“飘了”,忽然什么比赛都不让踢,18人名单也进不了。这时候,每次训练结束我就给自己加练,练到天黑实在看不到球为止。我一边琢磨技术,一边怀疑自己:为啥我的动作比别人慢,是不是我的真的不行?你知道,我们吃晚饭前,教练要吹集合哨,大家一起去食堂。当时我每天加练忘了时间,每天教练都会特别跑来叫停:“小颜,不要练了,差不多吃饭啦!”

记者:若要人前显贵,先要人后受罪?

颜骏凌:没那么夸张。我相信,很多人只是看到我作为国脚最光鲜的一面,包括每场比赛扑掉不少险球,形象也很正能量。只是,很少有人知道,竞技体育就是这么残酷,只有你比别人付出更多,才能有所收获。等我2009年打完亚青赛回来,慢慢比赛变多了,包括2011年开始出场更稳定,这是一个在竞争中成长、在思考中积累的过程。

我这个人,其实就是比较较真,有些球如果没处理好,我会不断质问自己:为什么,到底哪里出问题了?2016年,“天若有情天亦老,看见骏凌蒙一脚”,我接连被人打进世界波。我就和守门员教练沃克一起分析,到底哪里出了问题。那段时间,我到底该用蹲下还是战立的姿态,我和教练一起研究起始位置和脚步移动,选择最适合自己的办法。我还是喜欢钻研这些业务上的东西。

本文来源:上观新闻 作者:陈华  责任编辑:陈环宇_B6796

NBA 奥体网 360足球直播 足球直播 聚力体ST育 足球比分 CBA直播 即时比分网 NBA直播 足彩